【未命名】

大概是个非常扯淡的组合QWQ脑洞有点大。。
不会取名字。。。所以大家帮帮忙好不好QWQ
不介意的话继续
——————————————————————

无风的夏天夜晚,繁星低垂,静寂中蝉高 歌不止。如同每一个平常的仲夏夜一样, 稻香伴着蝉鸣又织了几个美梦。 青峰大辉正走在小镇边缘的稻田里,他着 了一身黑色风衣像是要隐没在夜里。夜深 时节稻田里只有他一个孤独的身影,月晖 散落一地被草茎割开成为不完整的碎片。 太安静了吧。他想,转身的时候余光刚好 看到稻田角落那里也有一个黑影安安静静 的站着,那人在朦胧的月光中只能看清个 模糊的影子。 青峰脱下让他感到闷热的衣服,只剩下一 件单衣——这让他舒服不少——走了过 去。 那人也像没察觉到他一般,纹丝不动,保 持着笔直的站立姿势。 孤魂野鬼吗?青峰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但他很快自嘲的咧嘴笑笑。怎么可能。 他走到那人面前,抱着双臂上下打量起 来。

我是笨蛋吗——?他想。 只是个稻草人啊。

的确是个稻草人,新割下的稻草散发着清 新的味道,它的脸也莫名地感觉看着很舒 服。 “你还挺年轻的?”青峰说。 在那个无风的夜晚,青峰突然觉得有些 累,他坐在稻草人脚边,抬头看着满天繁 星说着平常从未说出的话语。

“赤司最近管的太严了吧,我都没见过几个 妹子了……” “五月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绿间分明就一神棍,还天天说啥尽人事知 天命的……” “我的搭档,没事就失踪啊——一不小心他 就没影了,跟你说……”

“在背后说人是非常失礼的行为,青峰君。 ” “呜啊——!!”青峰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 了一跳,“哲,别吓人啊……” 蓝色的少年站在他身后,眼睛里都是漠 然,“分明是你心里有鬼。” “喂我没有!你太过分了喂!”青峰争辩 道。 “那你吓成这样。”黑子哲也拽了拽青峰的 衣领:“而且分明是你更过分。”

他们头上飞过了一只小鸟,翅膀拍打的声 音引起黑子抬头,看见的远处发白的天 色。 “快天亮了,青峰君。” “哦哦,那回去吧。”青峰站起来,他对着 稻草人挥了挥手:“再见稻草人。” 黑子捡回来青峰的外衣,说:“你还真有童 心啊。” “这是夸奖吗?” “请认为不是好了。”

他们的声音远去,晨风里混杂着笑声轻轻地吹拂稻田。

晨光破晓。

评论
热度(2)
© 一只神秘的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