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后来青峰就总在晚上去那片稻田,以他的话说就是闲得无聊,但黑子明显感觉他很喜欢那个稻草的味道。
意料中地不坦率啊。黑子想。

“今天有祭典,青峰君。”黑子拿着黑色的浴衣站在青峰背后:“我想你大概不记得了。
“额……”青峰挠挠头,在黑子明显不相信的 目光中把准备好的托词咽下去,“好吧我承 认我忘了——”
“我就知道。”黑子轻轻叹了口气,把浴衣推到青峰身上,“赤司君给下来的,”他顿了顿,“我没记错的话是让求你穿上。”
青峰一手抓衣服一手抓头,“啊啊真麻烦……”
“请别废话了,要迟到了。”黑子拽了一下自己身上与青峰配套的白浴衣,顺手帮青峰理了理腰带,走了出去。
青峰整理着浴衣,突然追了出去,果然黑子早就没了影。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在哪集合喂!!黑 子哲也!!!!”

”今天村子那边很热闹呀,有什么事 吗?”黄濑站在稻田里,他歪着头问肩上休息的麻雀。
麻雀飞过去,马上又飞回来:“听那里的人 说,是有「祭典」呢。”
它和凑过来的同伴 叽叽喳喳的说。
“黄濑君很感兴趣吗?”另一只啄了啄黄濑 头上沾上的谷粒,满足地昂着头。

风吹倒了一大片稻子,太阳金灿灿的光照 在黄濑被吹起的衣角上。
“是啊,非常想去看看。”黄濑踮着脚看了 看喧嚣声最大的地方,笑着说。

“黄濑君笑起来很漂亮。”麻雀突然说。
黄濑愣了愣,笑开:“是吗?那太谢谢了呢。 ”

青峰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气喘吁吁地赶到离街口不远的地方,他衣服乱得很,这让 赤司皱了皱眉。
“大辉,出什么事了吗?”赤司示意黑子帮青峰整理衣服,问。
“我,额……”青峰本打算把黑子的「恶行」 都供出来的,但黑子马上偷偷勒住了他的 脖子以示警告,他只好说:“抱歉,没注意时 间。”

这时小镇里锣鼓声一下子大了起来,祭典似乎要开始了。
“……”赤司转过身,“走吧。”

这是逃过一劫了?青峰暗暗的想。
“回去之后,工作3倍,还有今天的黑子的份也归你。”赤司突然说。
“喂喂不要啊————!!”
“峰仔好厉害~”
“那就麻烦了,青峰君。”
“还能存在友谊了吗————!!!”

说着他们就走进了村子,穿浴衣的孩子们 拿着苹果糖从他们身边跑过,全然没理会 他们。
“和去年一样啊。”绿间推了推眼镜。
“想吃棉花糖……赤仔我饿了……”紫原趴在 赤司背上,像大动物一样包裹了他。
“我想我们需要分开了。”赤司则环顾四 周,“和去年一样的工作,都小心点。”
“哦。”青峰点点头,他的搭档早就离开了 他的身边融入人群。

呐呐,听过那个传说吗?
是那个吗?他们说,冥府的最高掌控者们都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人呀,他们是「奇 迹」。
听说有赤色的「王」,碧色的「箭」,紫 色的「壁」和玄色与素色的「光」和 「影」。
诶诶诶,为什么没有金色呢? 不知道……所以他们还不完美啊。

即使这样我们也看不到他们吧!好可惜 呀……
应该都是帅哥!
传说啦传说,你不会真相信了吧。

女孩子们互相说着刚刚听说的流言,她们 头上的鲜花随着笑声来回抖动着。
对于她们来说只是个流言吧。青峰想,他 眯着眼睛到处观望。
等等,今年黑子的任务——找回我们的金 色的「镜」——现在归我了?天啊好麻 烦……

玄色的「光」隐没在喧嚣里。

「光」,参上。

评论(6)
热度(3)
© 一只神秘的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