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节的雨真是说下就下。 放学回家的路上,突如其来的雨把黑子哲也浇了个透。 “雨伞忘在家里了啊……”他有些懊恼的想着,急忙跑到就近的小店门檐下避雨。 "哲也?"他的面前突然停了一辆车,车窗摇下后露出了他的队长的脸。赤司的语调有点惊讶,可能是因为我浑身湿透了吧,黑子想。 不过赤司没给他太多想的时间,他征求了黑子的意见后把他带回了家,让他快点冲个澡换身衣服,"免得着凉,耽误练习"他这样说。 赤司家是名门望族,出身高贵的赤司征十郎本不应与平凡的黑子哲也有什么接触的,可赤司从入学以来就一直对他很亲昵。 这一点让黑子很疑惑,也有一些隐隐的幸福感。 我想,我也许喜欢赤司君吧。他想。 雨中的庭院里蓝色的花朵开得正艳丽,偶尔有透过云层的光照射在水珠上,反射出彩色的光圈。 黑子拿过赤司手中递过来的书,靠着墙壁漫不经心地看起来,赤司却过来躺在了黑子跪坐的膝上。“赤司君也喜欢小说吗?”黑子朝着枕在自己膝上的赤司,有些好奇地问道。
赤司睁开眼睛看着他,微微地笑着说:“并不是,只是这本很值得推荐而已。”
黑子随便翻了翻书页,问道:“很有趣吗?”
“是啊。”赤司坐起来,伸手拿过黑子手里的书翻找起来。 这时候黑子头又疼了起来,他晃晃头想把那些学校里奇怪的、关于面前人的传言甩开。他突然问:“赤司君,你知道,奇迹的大家为什么都转学了吗?”
“这件事的话,我也很疑惑呢。”这时候赤司把书伸了过来,他指着其中的一页给黑子看。
“……要背叛我的话,我会把你留在身边哦,埋葬在庭院的深处,种上鲜花陪伴你。”黑子轻轻地读出来,他皱着眉说:“赤司君……很喜欢这种东西吗?”
赤司笑笑:“只是想到很多有趣的东西。”他顿了顿:“尸体的话,酸性或是碱性也会影响花儿的生长吧。”
黑子看他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不……我想你是想多了。”
“真的很有趣哦。”赤司打开通往庭院的拉门,阳光刚好照耀过来,把他的笑容映得温暖了不少。

“照你这么说的话,”黑子也突然起了戏意,他说:“不会这些花儿下都有一个人吧。”
“也许哦,哲也想挖挖看吗?”赤司不知从哪里拿来了园艺铲伸到黑子面前。
黑子接过来,陪着赤司一起蹲下。
赤司君像个孩子一样啊。他有些雀跃地想着。

转过头来的赤司问黑子:“挖到什么了吗?”
黑子说:“真是玩笑话啊,赤司君。”
“那进去吧,别着凉了。”
“是的。”

被胡乱掩埋的泥土下露出了几丝金色的头发,赤红色的泥土盖着被血色斑驳的绷带仅仅缠绕的、写着“知道秘密的人偶要留下来啊”的纸条。

黑子终于知道遗失的奇迹去哪里了。

评论(2)
热度(6)
© 一只神秘的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