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

大概是入青黄的第一篇文吧,好稚嫩的文笔【笑】
非常喜欢青黄啊。
谢谢我们文组的各位哟。
有意见请尽管提!谢谢各位!

————————————————————
   
    十月末,空气见凉,没有风但也足够让人打个寒颤。
    青峰把肩上的吉他提了提,把手里刚买来的热牛奶递给黄濑,黄濑笑了笑接下。青峰看着他泛紫色的唇,眯着眼突然把他的右手握在手心里。
    “我不冷嘛。”黄濑手一抖,牛奶溅出了些洒在手上。“好烫!”他舔去手上的乳白色液体,又抿了一口牛奶,伸出烫的发麻的怎么舌尖吐气。
    “啧,废话这么多。”青峰语气不善地说,手收紧了些。他扭头在黄濑唇上轻吻一记,舔掉他唇上残留的白色液体,然后笑着跑开。
     “哇啊干嘛啦——!”被吓了一跳的黄濑愣了一下,马上向青峰追了过去。
   路上已经积了些许落叶,踩上去会有清脆的响声炸裂空气。他俩的发尖划过空气,空气震颤似乎有听不到的尖锐响声。
    “到家了,小混蛋。”他们在不大的门口停下脚步,青峰这样说。
   他们之间,特意加长的围巾松松散散地绕了好多圈,尾部垂下流苏泛着微黄色彩。
   
    不大的地下酒吧人意外地多,也许是临近11.11的缘故吧,大部分都是男性在搭讪和拒绝声中喝闷酒,或是大声抱怨什么。
    “别跟别人跑了啊。”青峰缩在吧台角落向光亮里的黄濑喊,“被我发现就宰了你哦 !”
    “Dont worry,Mr Aomine.”黄濑吊起眼角,笑着说,他抱着吉他向着台下挥着手臂:”大家觉得让青峰来一个怎么样!来一个!”
    绝对的阴暗环境里不多的光源几乎都聚焦在黄濑的头上,他灿烂的笑容这时候看起来只像是天使,眼角的闪粉如同星屑一般。
    台下众人起哄一般地跟着喊:“来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在哪在哪!”“上台啊!”
    嘈杂的声音中青峰背着他的吉他一步跃上不高的台子,他正了正话筒:“说好了我不参加的吗……这位姑娘冷静我不喝红酒…啊啊要是啤酒的话还凑合。…今晚吗?我…”
    “正题呀!别上来聊天好吧!”黄濑嘟着嘴打断看着正聊得起兴的两人。
    “知道了知道了……真麻烦。”青峰挠头,想了想,冲着黄濑说:“illuminated,伴奏。”,说完他就开了口,黄濑手忙脚乱的抱起吉他开始弹奏,刚刚好跟上节拍。
    几个酒吧的常客都上了台,随着微弱的伴奏声音喊着歌词。
    “我们都是被光所照耀的。”在高潮高音的时候青峰突然轻语,避开了话筒,眼神没离开在那个角落的、安静的金色青年。
   
    海边的风潮湿,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咸涩味道吹起青峰的衣摆。“啧。”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他只是来陪黄濑的。
    “啊————”黄濑向着海的深处大喊,即使没听见海的回复,但也笑得开怀。
    黄濑站在突起的巨石上,在风里他的围巾不停的飞翔,只像是翅膀一样地有力扇动,但反倒衬得他总像是要倒下去。
    “蠢死了啊喂。”青峰在他身后抱住黄濑,拍了他的头然后说:“小心点。”
    “知道啦知道啦!”黄濑挣开他的手臂,跑远后蹲下随意拾起几个贝壳 ,使劲扔出去 。
    乳白色的贝壳在暗红色的夕照里在水面上弹起又落下,砸出了几个小水花。波纹漫开,不久消失不见。
    青峰感觉怀里有点冷,他有些不爽地也试着丢了一个,贝壳飞出去,却马上沉入水底。
    他迅速扭过头,就当作没干过这事。
   
    夜市的人依旧熙熙攘攘的,挤来挤去。各色吸引人的彩灯闪闪灭灭,不发光的也被盖了过去不被人所知。
   夸张的音乐声让耳膜生疼,各个摊位的香气也十足地引人驻足。
    青峰拎着大大小小的纸袋塑料袋在人海里沉沉浮浮,却直向黄濑的方向走过来,一点迟疑也没有 。
    休息处的黄濑坐的悠闲,接过零食之后连句感谢都没有就伸手开吃。
    “喂都不谢谢我啊!”“啊啊谢谢你!”
    黄濑嘴里塞满了食物,一脸满足也有点欠打的意味。
    “啊?”他好像突然好像说了什么,青峰没听见。他问。
    “没什么!”黄濑扇着舌头伸手向青峰要水:“这个鸡排太辣了啊!啊啊啊啊水水水!”
    “活该你!”
   
    消毒水的味道不好闻,青峰明显地皱眉,手里的单子攥的死紧。
    “看来不怎么好是吗?”黄濑没戴假发的额前已毛发稀疏,他顶着两根像触须一样的浅金色头发晃来晃去:“嘛嘛,别担心。”
    “……”青峰抿唇,蹲在他床边一言不发。
    “……跟你没关系啦。”黄濑伸手摸摸他的头:“有生之年居然还能摸到你的头真是太好了。 ”他像是由衷地笑了。
    这时阳光刚好转到这边,暗光透过小窗射到病号服上特别刺眼,晃的青峰都想哭出来。
    “嗯,手术之后我想吃糖炒栗子,咱家对面那个,还有蛋糕,市中心你去过那家……还有还有,你做的饼干!”黄濑笑着说,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脸上还是幸福的神色。
    “都依你。”青峰眼睛通红 。他握住黄濑的手,说:“等着啊,我去买。”
    “嗯!太棒了!”黄濑轻轻地喊:“早点回来啊。”
    “嗯……”青峰走出病室,脚步一点点加快,他最终擦着眼睛跑了出去。
   
    暗灰色的天空中有寒鸦飞过,铁门轰然关闭,谁的心里传来巨大的空洞回响。
  
    天空中有星辰坠落。
————————————————————
    “桃子别哭啊……”他笑着说。
    不知何时到来的桃井已经泣不成声。她不敢抬头看黄濑,就低着头,禁闭着眼。
    “…骗他干什么呢…根本没有手术啊……”
    “我知道啊,”他说:“不想我太难看了嘛。”
    “毕竟我还想站在他旁边呢,是吧。”黄濑慢慢躺下,他闭上眼睛,呼吸一点一点慢了下来。
  
     ———那可是我一生中,唯一的光啊。
————————————————————
    青峰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他把吉他提了提,热牛奶握在手里 。
    “到家了,小混蛋。”他笑着说,轻轻解开即使在脖子上缠了好多圈也还垂到腰际的围巾,搭在手臂上。
    他慢慢地,无声地哭了出来。
————————————————————
“We are all illuminated.”  


===end===    

评论(4)
热度(3)
  1. Kagami一只神秘的叽 转载了此文字
    結局看得很心疼但是讓人只是看著文也覺得他們帶著幸福。
© 一只神秘的叽 | Powered by LOFTER